2021

CHENGDU

BIENNALE

成都双年展

凤凰艺术∣成都双年展进入倒计时 全球视野碰撞传统非遗展现“美美与共”

发布时间:2021-11-01 10:52 浏览次数:14396

导语:“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的一个在地性的特点,就是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话题的关注。从城市发展的角度看,成都已经具有中国非遗保护中心行业引领作用;从全球视野角度看,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是当代重要课题。在此次双年展中,中外艺术及如何从观念角度去遥接传统,并且触及当下文化问题的‘现场'?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独家报道。


非物质文化遗产多少带有一丝缅怀过去的意味,它与现代生活总是隔着一层说不清的东西。而如今我们处在一个由工业产品组成的消费社会中,包含着诸多欲望的新事物层出不穷。而谈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像是观看密封在玻璃柜子里的展品,距离感让曾经平凡的物件变得不在触手可及。但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随着时代的变化也在不断更新,不仅与奢侈品大牌合作推出限量款,还与年轻人喜欢的潮牌结合焕发生机。遗产意味着一种传续,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当代试图寻找更多的路径,将自身传递到下一代人的手中。


“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以“超融体”为主题,其中8大版块之一的“意匠共鸣”,就关注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全球性议题。而成都市十分注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发展,将“非遗”打造成为构建世界文化名城话语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成都经验”

成都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拥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标志“太阳神鸟”也正是源于这里的金沙遗址。2009年8月,国家文化部正式批复同意由国家文化部、四川省人民政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永久落户成都,更是让这座中国与世界共同分享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珍贵经验。


成都不仅是西南地区的国际航空枢纽,更是文化交流的重要枢纽。云南、贵州、西藏、甘肃、陕西、重庆等省、自治区、直辖市都与四川相连,不同民族间的文化在此聚集,让成都成为文化多样性的典型区域。成都拥有多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入国家、省和市级保护名录,还建设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园区。而就在前不久,成都市还公布了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生活美学场景名单,这个概念也是在全国首次提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生活美学场景”是深入贯彻落实市委市政府《关于实施幸福美好生活十大工程的意见》关于“打造优雅时尚的文旅新场景”的要求提出的,有宝墩书房等20个单位入选。


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已经形成了“成都经验”:首先,成都市政府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政府加快立法进程、加大财政投入,建立起省、市、县三级非遗保护工作机构和工作队伍。其次,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成为引领相关工作的品牌活动。第八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将于2021年10月28日在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举行,主题是“尊重文化多样性 激活人类创造力”,已经成为成都与国际组织、国家间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平台。


第三,传承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用于承担传承责任。例如梓又古琴馆在2021年面向所有四川学籍的在读大学生免费授课古琴演奏技法,达到自学、欣赏或古琴考级四级水平。传承人与学校积极合作,成都市目前有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学校”开展传承工作。最后,成都市经过深入调研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备的保护名目体系。只有在充分调研基础上摸清家底,才能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工作。此外,截至2021年,四川已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名册)项目7项,国家级非遗项目153项。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与资源活化也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2021年“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也关注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成都经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当代艺术的历史、当下、未来相关命题进行了阐释。成都双年展试图以当代艺术的视角重新构建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下现实中的作用与意义,让观众思考二者间所产生出的新的联系。


成都双年展对于非遗的当代诠释

四川美院艺术人文学院教授、四川美院美术馆馆长、四川美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何桂彦,中央美术学院展览策划与视觉传播在读博士生、北京大学管理案例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珂珂,是本次双年展“意匠共鸣”的策展人。他们在版块策展前言中写道:“传统文化本质上是一种可视化的文明,镌刻着中华民族在长期历史进程中所形成的价值观和审美理念,是历史文化的活态传承。其转型过程中经历世界艺术中的文化身份问题,全球化与民族性,主流文化与‘地方性知识’等问题的层层锤炼……以全球化的视野,站在公共性的立场反思,守本创新,深入挖掘中华传统艺术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和独特技艺,结合时代要求进行创造性转化,形成古今融通、多元一体的文化自觉。”


“意匠共鸣”展览版块汇聚26位国内外艺术家的最新创作,以文化遗产的活化、工匠精神的传承、意匠的创新为展示重点,以全球视野反观本土传统,使传统工艺在当代创作的语境下实现再生。下面介绍一下其中参展的5位中国艺术家。


艺术家汤志义来自中国近现代漆艺中心和中国现代漆画的主要发祥地——福建省,他此次参展的一件作品使用了大漆、瓦灰、苎麻和金属箔进行制作。中国人早在八千年前就开始使用制作生漆器具,杭州跨湖桥遗址出土的漆弓则是证物;而汤志义并不将生漆作为一种实用性的材料,而是将其作为一种当代艺术观念表达的媒介。


艺术家孟柏伸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他此次参展作品使用了传统手工徽墨、鱼线、尼龙线与灯光进行制作。徽墨是中国传统制墨技艺中的珍品,具有质坚如玉、落纸如漆、色泽黑润、历久不褪等特点。孟柏伸在自己的作品将传统手工徽墨与现代工业产品进行了一次材质置换,进而思考传统文化美学的当代呈现方式。


艺术家刘建华出生于江西的吉州窑所在地吉安,之后在瓷都景德镇工作生活了很久,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域最具实验性、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他此次的参展作品使用了陶瓷和金属作为主要材料,这两种材质背后的不同文化属性不仅仅包含一种矛盾性,还有一种对抗性,这也反映了当代人们所面对的一个困境。


艺术家梁绍基以蚕丝作为自己的艺术语言,他用蚕创作的作品《床》入选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人养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4700年前,太湖流域的桑蚕业已经具有了一定的规模性。梁绍基使用了30年的光阴去寻找一个可以连接生物与艺术的东西,他在蚕吐丝中看到了这样的景象:“潜然,亦静亦动,亦真亦幻,蚕丝迸发出软实力,时间重启。”


艺术家王雷对于纸的利用有着深入的研究,而造纸术正是中国改写人类文明进程的一项手工艺。在新馆疫情爆发之后,王雷用与疫情有关的各类报纸进行撮线及原始的编织,制作出了大量的“口罩”,以展望的形式祈愿全球人民以有效的防御手段制止疫情。我们看到艺术家都在将中国传统手工艺进行了演绎,寻找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换。


传统工艺在现代生活中的再生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容很多,包含口头传统、表演艺术、仪式节庆、传统手工艺等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中的“意匠共鸣”版块,主要关注的是世界范围内的传统手工艺的现代形塑话题。对于中国而言,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历史的肇端,也是传统工艺一步步陷入被动的开始;而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扩张,又让很多在经济意义上落后地区的传统遭到破坏。在自然资源日益枯竭、生态保护成为世界主题的今天,让传统工艺重新回到本源,回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则是传统工艺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自新国成立以来,传统工艺长期存在一个美术化的倾向,特别是在特定时期成为国家换取外汇资源的手段之一,朝着居家装饰和私人收藏的思路而发生了形态转化。而在这个过程中,手工艺与中国百姓的日常生活联系不再密切关联,一些手艺人对于“工艺美术大师”的追求则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这一现象。此外,传统工艺也长期囿于仿古的思路而难以产生焕发时代的生机,现代的时尚、设计、管理、品牌思维也是在近几年才开始介入传统手工艺之中。


包豪斯研究院院长、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杭间认为:“现在传统工艺面临的机遇是历史上最好的机遇,而这个机遇在我看来,可能最重要的意义是在于还乡,就是回到故乡。”而成都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被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神故乡”,乡土永远是传统手工艺发生的一个重要机制。“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中的“意匠共鸣”版块,为科技引领下的社会发展指出了一个方向,即包含人类智慧的传统资源需要向未来转化。乡土除了孕育传统,也可以孕育当代,人类的“元能力”或许就蕴藏在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中。


中国的当代艺术发展曾长期追随西方,将西方的各种主义、思潮改头换面作为其方法。但是千禧年之后,也有少部分艺术家在发现中国的自身传统,同时世界上“非西方中心主义”也逐渐兴起,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艺术也在试图摆脱西方话语的影响。当艺术家能够从自身的传统文化中发现“当代性”,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强大创新力量再度被激活。而当代艺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新发现,让生活在今天的人们重新认识到传统的审美价值;而如何让二者融入自己的生活,则需要进一步结合现代设计加以转换。传统和现代之间的关系,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要在不断地变化中把握传统的核心,处理好变与不变的关系。


当代艺术更多的是一种反思,它并不是要将传统全部带到当代,更是思考其中哪些可以转化、哪些不能转化。而这种思考方式也继承了新文化运动以来,以鲁迅、叶圣陶知识分子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的反思和批评。“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作为一种文化中枢,传统因为独特的展示方式而得到了其应有的尊敬。而“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通过建立一个开放的平台,帮助传统顺利转换成一种未来资源,让人类未来的文明的未来能够回归文化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