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CHENGDU

BIENNALE

成都双年展

凤凰艺术∣走进生活的艺术:建筑与城市发展

发布时间:2021-11-01 10:55 浏览次数:14399

导语:艺术需要占据城市中更多的空间,来吸引人们的关注并参与其中。于是,“双年展”这种形式被纳入到城市文化发展规划的内容中,希望借助艺术的力量让城市中人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认为我们的行为,我们的艺术,我们的建造,都须适应于所有的生物可以共同生活在一起的状态,这便是版块“家园共栖”的主旨所在。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独家报道。


艺术展示有着与水稻生长一样的周期:艺博会一年举行一次、双年展两年举行一次,很像水稻的一年一熟或两熟。当然,一年一熟的水稻和一年多熟的水稻在口感上有着明显的差异,所以五年一次的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和十年一次的明斯特雕塑展显得更加令人期待。在2021年,一个新的艺博会就要在中国诞生,“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将会于11月6日与人们见面。成都双年展将在天府艺术公园内举办,坐落在公园内部的成都市天府美术馆和成都市当代艺术馆将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访客。这座在公园中举办的双年展将会讨论艺术与建筑、艺术与社区的关系,目的是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幸福、快乐。


公园城市中的双年展

天府艺术公园位于成都市金牛区北三环路外侧,是2018年成都提出建设“公园城市”之后,第二座以“天府”为名的、占地面积超过3000亩的城市公园。天府艺术公园作为成都公园城市示范项目,将艺术融入构建中国公园城市理论框架。


“公园城市”的理念诞生于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成都时提要求“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2020年 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第六次会议再次明确表示“大力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支持成都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20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成都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成都市委关于高质量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高水平创造新时代幸福美好生活的决定》,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肩负创构未来城市形态的时代使命,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


成都市在构建“公园城市”的过程中积极纳入“双年展”概念,虽然并不是亚洲的首个案例,但是能够紧跟时代发展步伐,或许可以说是世界第一的“成都速度”。当然,这种说法并不是自吹自擂,可以对比新加坡和伦敦。


东南亚城市新加坡人均GDP位居亚洲四小龙第一,在2020年超过日本而名列亚洲发达国家第一。新加坡很早就认识到西方国家工业化发展中的环境破坏问题,因此新加坡的绿化建设确定了“生态优先,以人为本”的理念。1963 年,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提出建设“花园城市”的设想,让狮城新加坡的城市环境享誉世界。新加坡举办双年展的时间则要推迟至2006年,但这是东南亚的首个双年展。而最早的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可以追溯到1895年、亚洲的韩国光州双年展始于1995年,这些都没有让新加坡在千禧年前意识到双年展的重要性。


2019年,伦敦被正式确认为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城市(National Park City)。国家公园城市的理念是,让城市变得更绿色、更健康、更具野性,让更多的人愿意更积极地参与户外活动。我们很难准确地找出伦敦构建公园城市的节点,但是有一些规划可以作为参照。当然伦敦在20世纪初城市环境非常糟糕,燃烧煤所产生的烟雾让伦敦更名为“雾都”(London Fog或The Smoke)。《1944大伦敦规划》、1977年《内城地区法》与20世纪90年代《绿色战略报告》,都可以视为伦敦改善城市环境的重要手段。首届伦敦艺术双年展始于2013年、首届伦敦设计双年展始于2016年,比新加坡双年展诞生的还要晚。

因此,除去其他因素,简单地计算一下可以发现,让双年展与公园城市相遇,新加坡用时43年,伦敦用时近20年,成都用时4年。


建筑设计与城市文化再生

英国学者查尔斯·兰德利(Charles Landry)在《创意城市如何打造都市生活圈》一书里认为,创意是实现现代城市更新和让城市保持继续成长的动力和源泉,它通过创意对城市文化资源、空间资源的开发与转化,释放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潜能。成都市天府美术馆和成都市当代艺术馆也是具有创意性的建筑,目前已经全部落成。两座场馆的设计充分考虑了成都的城市气质:天府美术馆汲取成都市花芙蓉花为造型主要元素,成都市当代艺术馆的设计灵感则来自“窗含西岭千秋雪”、象征着连绵重叠的山峰。


“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同样关注到从城市遗产保护到城市更新, 从社区文化到景观建筑, 从城市功能到智慧生活的问题,其版块“家园共栖”将邀请39位艺术家与设计师,通过87件/组作品,聚焦于建筑设计、艺术与城市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关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和建筑学院客座教授、第13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方振宁,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建筑学院博士生导师、设计学院副院长韩涛,是本次双年展“意匠共鸣”版块的策展人。他们提出了“家园”的概念,并在前言中写道: 随着文明的推进,家园的含义已经远超个体的家庭或家乡,也不仅是某一族群所在的特定地理区域。在今天,家园更多地用来指代全人类共享的世界、乃至人类与所有生命所共栖的星球。在这个范畴上的家园,是地球生命建构的一种共生关系。那么我们举足‘家园共栖’,着意在偏利共生(commensalism),生态学家们发现:两种都能独立生存的生物以一定的关系生活在一起的现象,叫做‘共栖’。”


当下,文化消费已经成为城市拉动内需的经济引擎,也是城市文化再生产的重要方式。在此次成都双年展中,将展示家琨建筑2020年完成的《二郎镇天宝洞区域改造》案例。该案例位于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二郎镇的赤水河畔,天宝峰下的峭壁中段;峭壁上储藏郎酒的天宝洞、地宝洞及人和洞,是全球最大的天然藏酒洞群。这个案例选取中国古典建筑中的“亭台楼阁”为基本原型,运用当代手法,采用文学叙事的组织方式,在空间中表达传统意蕴,丰富游客的参观体验。


在创意城市里,传统文化也能够成为文化生产的资源重获生机。在此次成都双年展中,将展示汤桦建筑设计2018-2020年完成的《成都天府国际会议中心》案例。天府国际会议中心项目位于四川天府新区,可乘坐与西博城一期一起成为目前全国最大的会展会议综合体。其中,中心檐廊的屋架系统来源于中国传统民居的抬梁式结构,以唐代斗拱型制为蓝本,借鉴传统建筑中抬梁式木结构、明堂、制式等设计理念和元素,再现中国传统建筑精髓。


来自其他地区的案例分项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除了上述两个来自四川本地的案例之外,其他地区的精彩案例也可以为成都这座公园城市带来启示。

马岩松带领的MAD建筑事务所主持设计了嘉兴“森林中的火车站”,这个案例也将在此次双年展展出。MAD将火车站原地面广场混乱的交通枢纽放置地下,把“人民公园”扩大,以绿色覆盖城市中心,重塑临湖绿洲。公园景观经过精心设计,以老站房为主的精神轴线贯穿始终,站前种满大冠幅树木,带来怡人林荫。MAD的方案将自然还给市民和旅客,给嘉兴带来一个绿色的城市中心,一个“森林中的火车站”。


“插件家”系统(Plugin House)是由众建筑针对各地老城区、市郊和乡村里长期存在的基础设施不完善,房屋密闭、保温、隔音、防潮不佳等问题,开发的一套包含多种功能模块的系统化解决方案。它既可以直接用于户外房屋的搭建,也可以像“房中房”一样内嵌于老旧房屋之中。此次双年展中引入的案例《上围插件家》是一个客家老宅活化项目,我们也希望成都的老房屋也可以得到另一种形式的保护。


东京大学建筑学专业博士、生产技术研究所教授、亚洲都市TOD研究部门特任教授胡昂,也在此次双年展中展示相关案例介绍介绍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手段——“TOD模式”。他指出当前中国城市轨交建设的需求与资本的困局并存的现状,阐释了轨交项目投资内部效率低与外部收益分享难、追加投资额度高与持续经营维护难等深层原因。


当下人们对于教育的关注越来越多,而学校建设也是城市发展需要解决的重点项目。深圳中心城区里一批建于改革开放初期的校园建筑逐渐老化,同时城市建设饱和、用地条件紧张,面临“无校可用、无地可建”的挑战。如何在现有场地面积不变的情况下增加容积率?特别是成都未来人口进一步增长,如何应对都市更新产生的新问题?相信在此次双年展中,朱竞翔的建设设计案例《龙华第三小学》会给你带来启示。


新城市社会学的奠基人亨利·列斐伏尔(Henri Lefebvre)指出世界范围内的工业社会向城市社会转变,让城市成为全球性矛盾表现最突出、最尖锐的地方。发展中的大城市将会存在贫富鸿沟、交通拥挤、环境污染、暴力冲突、生存压力等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的社会问题,城市化终将成为人们担心的那个“洪水猛兽”。因此,城市化需要人文的关怀,需要理性的反思,需要适时的调整,需要走向未来。而此次“超融体——2021成都双年展”版块“家园共栖”正是城市化进程中的一次反思的间隔,人们需要寻找一种有效的方法来缓解城市化问题所带来的诸多矛盾。